境外公司常年法律顾问实务:企业境外经营的常见风险
2019-10-06

 作者:何秀娟律师   上海德禾翰通律师事务所


20198月份纪录片《美国工厂》相关的新闻刷屏,作者也刷了好几遍该影片。作为很多境外投资企业的中方常年法律顾问,下面作者试着从实务角度谈谈中企“走出去”之后的本地化经营相关问题。

 

我们知道,一项境外投资项目,顺利签约和交割只是整个项目的基础和开端,后续如何本地化运营从而实现投资目的才是关键。总结本地化运营中常遇到的风险有下面几个:

 

1.     政治风险

 

外国政府更迭或者是受两国关系、国际环境等因素影响,中企境外投资尤其涉及大型基建、能源类投资时经常会遇到这类违约风险。这一类违约,外方明目张胆撕毁合同的情况较少,往往是从已签署的合同或者履约过程中来找毛病,这要求我们企业除了要特别注意履约的合法合规,还要注重通过投保来对这类风险进行兜底,能够承保这类风险的机构在国内有中信保,在国外有世界银行下设的多边投资担保机构MIGA

 

2.     本地化风险

 

签署了完备的法律文件、顺利交割后,在本地化运营过程中,也可能面临各种问题:

(1)     比如环保问题,企业经营中忽视环境保护而被当地政府处罚或者引起当地居民抵制的情况屡有出现;

(2)     比如宗教问题,特别是投资中东和东南亚佛教国家,企业管理层要适当了解当地文化和宗教信仰,在公司制度内部制度设计及经营过程中要特别注意;

(3)     再比如劳工问题,我们代理的项目中遇到的劳工问题较多,有的境外投资项目代理完结后一两年了,公司再次找到我们,说遇到罢工或者劳动纠纷引发群体事件,问我们律师该怎么办。投资欧洲或一些喜欢罢工的国家比如中企近几年去的比较多的柬埔寨(最近关于外资工厂大规模搬离柬埔寨的报道也多次提到,有兴趣的可以翻一番)、印尼等国家,更要特别注重内部劳动制度的设计,出现问题及时妥善解决、避免出现群体性事件影响整个投资,还有要及时聘请当地律师介入,依照当地法律来妥善解决劳工问题。

(4)     最后说文化问题,以《美国工厂》为例,其中所反映的各种“文化的碰撞和博弈”在中我们也经常遇到,举个例子,我们的一个常年法律顾问单位,某国企,国内水泥行业的龙头企业,其在东南亚、南亚投资项目较多,其中在印尼的一家工厂雇佣了很多当地工人,当地工厂与工人签订了劳动合同也告知了劳动纪律,结果月底发了工资后很多人下一个月开始就不去上班了,不请假且通知后也不出勤,直到工资花得差不多了到十几号才陆续去上班,被告知已经按照劳动合同被解雇后,部分人竟然纠集当地亲族“举着棒子追着中方当地负责人绕着车间跑“,这是企业负责人在与我们聊天时苦笑着跟我们说起的。还有一个例子,国内某大型矿山机械企业投资蒙古国,我是他们的项目法律顾问,今年初去乌兰巴托出差时,中企当地负责人饭桌上说起当地生活习俗时提到,蒙古由于气候严寒所以当地人普遍嗜酒,因此当地工人工资的发放时间企业一般不固定选择在月初或者月末,而是选择在一个月的某个”周末“,该负责人介绍说,之所以这么设计,是因为发生了太多起发工资后工人们喝酒狂欢结果第二天因醉酒集体缺勤的情况。

 

3.     守法经营

 

总结中企境外经营过程中出现较多的几个问题有:

(1)     商业贿赂,当前包括中国在内的国家都将商业贿赂作为一种国际犯罪来追究法律责任,责任主体不仅是公司还包括公司的实际控制人、主要负责人等;

(2)     经营中触犯投资目的国法律,比较典型的,2018年媒体报道的一个案子,华锐风电在美国涉嫌窃取商业秘密被追究责任,甚至还启动了刑事追责程序,最后华锐风电美国投资的四个子公司全部注销,还赔偿了相关方3.8亿人民币才最终达成和解。

(3)     投资法律文件错漏可能触发的问题,这里有我们处理过的一个实际案例,中国某公司竞标土耳其某基建项目并成功中标,运营近一年后被项目融资方世界银行(WB)发现当初的竞标文件中存在数据造假,标书中关于项目经验的文件中个别数据与实际情况有差异,而这些差异又被确认为对赢得该项目有决定性作用,从而导致了严重的后果,甚至差点影响到整个项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