案例分析:从一起SIAC仲裁案看中外合资企业章程设计
2019-10-10
随着国内经济的稳步发展,越来越多中国企业在扩展事业版图时选择与外国公司、企业或自然人在中国境内成立中外合资公司,这其中就涉及一个重要的法律文件:合资企业章程。这个法律文件设计的好坏不仅关系到合资公司本身的发展和命运,更关乎合资各方自身的权益和风险。
以下将通过我们团队今年代理的一个真实案例,来从一个侧面分析中外合资企业章程的设计问题。
一、案情介绍
中国江苏某公司(“甲公司”,我方委托人)与韩国公司(“乙公司”)在中国共同设立中外合资经营企业(“丙公司”),共同生产、销售薄膜太阳能电池。甲公司为中国A股上市公司,其经营范围包括新能源及其应用产品的开发销售、计算机软件的开发销售等。乙公司为韩国科斯达克(KOSDAQ)创业板公司,其经营范围主要是新能源设备的研发、制造与销售。
甲公司与乙公司于2008年3月签署了《谅解备忘录》,并积极磋商成立丙公司,双方于2008年5月签订了《合资经营企业合同》及《合资经营企业章程》(“章程”)。甲公司负责提供场地、劳动力及办理所有中国境内的行政审批手续,出资近3000万美元,占股66.7%;乙公司负责提供生产设备、生产技术及专业技术人员,出资1000多万美元,占股33.3%。随后,丙公司又增资了两次,但股权比例维持不变。丙公司的最高权力机构为董事会,董事会由3名董事组成,甲公司委派2名,乙公司委派1名,董事长由甲公司委派的人员中选任。
2010年6月底,双方签订了《设备买卖合同》,丙公司作为买方向乙公司采购新能源设备,合同总价款为近6000万美元,并约定了2011年1月底前试投产,2011年5月底前完成达产验收。
结果卖方一直到2012年2月底才开始进行试投产,但产品却远低于双方约定的验收标准。为了达到丙公司的经营目的及买卖合同的根本目的,买方竭其所能地垫付所有的超期生产、调试的费用,配合卖方继续进行调试,但仍然无达产迹象。为了降低丙公司、股东双方、买卖合同双方的损失,买方决定暂时中止产品的生产与调试。
虽然卖方后续又提供了不少改良或改造计划,但没有一个是真正可行的,期间丙公司作为买方先后十几次向乙方发函主张权益,并多次委派高级别团队赴乙方韩国总部商讨解决方案,中间曲折往复,前后历时近7年,期间丙公司分别在2012年和2015年委托过两家律师事务所代理过本案,但都没有取得任何效果,乙方一直以各种借口和理由搪塞推诿,拒不承担任何责任。
在2018年5月,作为丙公司的母公司,甲公司委托我们团队的律师介入,正式启动法律维权程序。
二、本案涉及的主要问题
本案中,乙公司既是丙公司的股东,又是《设备买卖合同》的卖方。
乙公司作为卖方所销售的生产设备一直无法达产达标,其后所提供的解决方案也无法实现合同目的,最后导致作为买方的丙公司寻求法律途径进行维权。就该买卖合同而言,案件本身并不复杂,即卖方产品质量与合同约定不符,买方寻求违约救济。
本案争议历时7年之久、涉及金额巨大且相关证据材料庞杂(出去书面证据,电子版证据文件就近4G),我们团队在接受委托后,花费了大约一个月的时间做相关证据梳理、代理思路设计/修改、法律文件准备等前期工作,并准备了相关法律文件。根据前期工作,我们初步计算出本案的最终仲裁请求金额约6.6亿人民币(包括根据CISG可主张的赔偿等),仲裁费约计五百多万人民币。
通过前期工作,我们发现了本案的重要症结之一,也是乙公司多年来忽视甲公司及丙公司诉求、消极对待双方纠纷的主要原因——合资公司章程设计的重大缺陷:
其《章程》中关于“董事会职权”有如下约定:
“与合营企业的经营成果密切相关的下列事项须经全体董事一致通过方可决定:
……
-合营企业壹拾万(100,000)美元以上的现金支出事项以及壹佰万(1,000,000)美元以上生产活动所需资金的支出事项。但是,相互有关联的支出事项视为同一笔支出合并计算支出总额。
-其他相关法律、法规、规章要求的有关股权的特别决议事项以及对合营企业的经营有可能造成重大影响的事项。”
其它事项,须经出席董事会议的董事半数以上通过即可决定。”
根据以上条款,丙公司若想通过法律途径向乙公司主张买卖合同的违约救济,可能会面临如下问题:
1)仲裁费支付
前面我们提到仲裁费初步估算为500多万人民币,超过上文《章程》中“合营企业壹拾万(100,000)美元以上的现金支出事项”,也就是说,丙公司若要向SIAC仲裁缴纳仲裁费(即便是申请人缴纳费用的一半)必须先经过公司全体董事一致通过,而董事会中乙公司的股东占总人数的1/3,很显然这一决议不可能通过;
2)律师费用支付
同样的,上述现金支出金额的限制也会制约丙公司的律师费支付。代理该案,由于案件时间跨度长难度大且案情复杂,我们的律师费肯定会超过章程规定的金额上限,也就是说,若作为合资公司股东的乙公司不同意,丙公司甚至不能作为委托人直接与我们签订律师合同并支付律师费。
3)乙公司主张申请仲裁属公司行为须经全体董事一致同意
《章程》有关需要董事会一致同意的特殊表决事项中的“对合营企业的经营有可能造成重大影响的事项”规定的内容过于宽泛,对“重大影响”也没有给出具体的定义,故仲裁过程中乙公司也可能以这一条款对抗丙公司提起仲裁程序的合法性。
也就是说,乙方就是凭借合资公司《章程》的这几个条款捆绑住了合资公司几乎所有重大经营决策,从而长期以来对所有中方提出的合理诉求都置若罔闻,有恃无恐,怠于履行合同义务并拒绝承担责任,导致一个当初投资数亿元的合资公司不得不常年停产,公司所有业务停滞近六年之久,给中方投资者和合资公司造成了巨额损失。
三、案件处理结果
我们接收委托后,通过分析整理大量庞杂的证据,准确找到案件的症结所在,并针对乙公司的“七寸”设计解决方案,在现有证据基础上,根据国内国际相关法律法规,层层瓦解乙公司在整个案件代理过程中层出不穷的所谓“抗辩”和“理由”,并就整个案件代理的事实和法律依据、案件可能的走向、我方仲裁请求数额及构成等充分告知乙公司。(根据我们与委托人的保密协议,相关案件代理细节无法详述。)
最终,乙公司在获悉我方的一系列安排及计划并充分咨询其韩国律师后,选择妥协,愿意与我方委托人就该买卖合同违约赔偿、合资公司股权处置等问题达成和解,并依照该和解协议完成了支付赔偿款、股权转让等操作。
本案自此画上圆满句号。